大茂五金商城

大茂五金商城

大茂五金商城

地址:东莞市厚街镇家具大道121号

邮编:523962

电话:0769-85982862

备案号:粤ICP备12014895号-1

大茂五金商城 > 仙侠五金 > 道长去哪了 > 第一百零三章 逃

第一百零三章 逃

    两伙道兵分为四个小组,从天而降,突然出现在另一个方向的四架弩炮旁,这一下出其不意,顿时又引发混乱,其中一组道兵出现的方位很好,直接将控制随身法阵的叛军筑基修士当场杀了,攻到弩炮跟前,居然赶在安守忠等大将之前,引爆了弩炮。

    借着这阵混乱,顾佐指刀突旋暗算,将身边的几个叛军快速斩杀,飞起一脚,将弩炮踢得转了个方向,对准了背对着自己的向润客,弩炮上还未发射出去巨弩正泛着幽幽寒光。

    向润客正在清剿一伙道兵,这伙道兵和他麾下弩炮手纠缠在一起,令他下手时无法横扫,只能以飞剑挨个点名。

    飞剑往来穿梭间,很快就将九名道兵杀得身形消散,正要扫清最后一个“余孽”,身后感应到一股巨大的寒意,下意识便将气海中温养的最强保命的手段施展出来,金光闪闪的铁链出现在他的身后,结成纵横交错的链阵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一时刻,顾佐向他射来的巨弩就已经击在了链阵上。

    由于偷袭的距离太近,弩炮来得太快,留给向润客的应对时间实在太短,仓促间,链阵尚未完全成型,这一击的威力极强,火花四溅中,向润客被击飞十余丈远,落地之后一口鲜血喷出,脸白如纸,当场受伤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元婴修士了,如果换做金丹,恐怕就要立时毙命。

    顾佐暗叫可惜,如果此时冲上去补刀,有很大可能杀了向润客,但如果真这么干,他也百分之百跑不了。

    向润客受伤落地的同时,顾佐在一片大乱中转身逃跑,身边都是被这一击惊得四散奔逃的军士。

    眼见着逃出了弩炮阵列,迎面撞见大队叛军刀斧手,长长的队列排布百丈,前后五层,阵型森严。

    十几员战将骑着战马,位于阵列之前,各个厉声呵斥:“乱兵止步!逃者立斩!”

    顾佐怎敢停步,动念间调出五十名道兵直接冲阵,他自己还在逃兵中高呼蛊惑:“咱们要被行军法了,冲出去啊!”

    道兵在前领头,又各个舍生忘死,当即冲出一个缺口,这百余溃卒紧跟在后,从道兵们杀出的缺口处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十几员军将各个大怒,挥刀砍杀冲阵的溃兵,同时下达军令,指挥刀斧手军阵拦截包围。

    混乱之中,顾佐丹符术出手,各种骚扰型的法符施展出来,这些低阶法符打不了金丹、筑基,但对散修和普通士卒却有很大杀伤,立刻加剧了刀斧手军阵的混乱。

    一员军将骑马自后方赶来,长槊已经连续刺倒多名溃卒,眼看着又是一击,拍向顾佐的头顶。

    顾佐早知他是筑基圆满修为,鱼线出手,缠住长槊,手上发力,将这战将拽下马来,指刀出手,便将他抹了脖子。

    他这一手立刻引起阵列主将的注意,从马上飞起,凌空扑向顾佐。

    这是个金丹修士,顾佐装作不曾察知,等他扑到身后不足一丈时,才忽然反手一个火箭符。

    这一下打得十分突然,那军将百忙中只来得及双臂交错挡住面门,就被火箭符结结实实打了个正着,烟雾火光中,脸上、头上全是焦灰。

    那军将却并未受什么伤,厉声喝道:“趴下吧!”单臂成拳,直接轰向顾佐后脑勺。

    火箭符虽然不可能重伤金丹修士,但这么近的距离,又打得这么突然,除了烧掉头发眉毛,对方居然没怎么受伤,也是令人惊诧。

    顾佐回身接了一掌,拳掌相交,一股巨力传来,将他硬生生砸下三寸,脚踝都快埋进土里了。胳膊酸麻,几乎失去知觉,短暂的麻痹之后,手腕处剧痛袭来,疼得他一咧嘴,好悬没惨叫出声。

    对方挨了他一掌,面目狰狞,顿时僵在了半空中,拳头被指刀戳进去一寸深,露出个血洞来。却是顾佐掌心藏着指刀,一刀见功。

    但指刀术是顾佐的杀手锏之一,居然只能刺进去一寸,对方拳头之硬,真是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体修?顾佐一瞬间脑海里闪现出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念头也就是一瞬间,顾佐右手无法动弹,左手却拍了过去,直插对方双眼,这是人身最柔弱处,哪怕你炼成金刚铁骨,眼睛也不会比拳头还难破吧?

    对方同样举起另外一只手,抓向顾佐拍过去的右手,堪堪在眼珠子前抓住。

    这厮也是悍勇,嘴一张,露出森森白牙,一口咬向顾佐被抓住的手掌。

    顾佐手掌真气狂涌,奋力脱开,顺手抹过时,一张法符塞进对方嘴里,正是他用来防身的高阶雷符!

    这几下交手只在瞬息间完成,对方口中的雷符就爆了,整个头颅剧烈一颤,随即七窍向外喷出黑烟,身子软绵绵倒地,顿时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没有预想中西瓜破碎的场面,头颅居然没有爆开,当真强悍!

    叛军阵列当场溃散,无数人奔走哀嚎:“猪儿死了!”

    “李内侍死了!”

    “李猪儿被杀了!”

    顾佐顺手摘下他腰间佩戴的玉玦,转身就跑,继续跟在混乱的溃卒中往外奔逃。这枚玉玦在顾佐的气海中大放光明,显然是件宝贝,顾佐判断是件高阶储物法器,不可能不顺手牵羊。

    冲过这一关后,顾佐卷起的溃卒就更多了,一起向着南方逃去。原定的第一逃生预案是返回长安,但早就过了约定的时辰,朱雀大阵已经重开,长安是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路线是逃亡龙首原大寨,但叛军已经猜到了是他在捣乱,调集大军堵住了这个方向,戒备极为森严,再往那个方向跑,无异于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顾佐还有一条备选路线,冲过叛军营寨,进入终南山,看你们敢追还是不敢追!

    顾佐的反其道而行显然有些出乎叛军的预料,等安守忠等大将平息了其他方向上的溃卒之后,终于确定,往南的这路溃卒有大问题。

    此时的顾佐,已经卷着四、五百溃卒冲到了叛军大营的边缘。他们一路绕过六七座营寨,各营主将在没搞清楚状况的情况下,谨守营寨都是第一选择,就这么稀里糊涂让顾佐逃了出来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dg-shwj.com/book/211/211752/59030232.html,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://www.dg-shwj.com/211_211752/59030232.html享受更优质的评比体验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评比。资讯错误?点此举报